详细内容

  【 关闭窗口

讲座回顾 | 孟虹:二战反思与德国记忆文化建构之独特路径

发布时间:2020/05/29 01:46:23点击数:53设置

2020527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德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欧洲学会德国研究分会理事孟虹老师受邀在葡萄京官网做题为《二战反思与德国记忆文化建构之独特路径》的讲座。本次讲座是华东师大大夏世界史讲座“德国史前沿”2020年春季学期的第三讲,由葡萄京官网的葛君老师主持。此次讲座继续以“云端”视频连线的方式进行,以开放的平台吸引了二百多位老师和同学前来参与。





   孟虹老师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德国联邦议会与记忆文化建构研究(1990-2015)》主持人。本次讲座从二战的性质、反思的基础、路径与内容、罪责与责任、遗忘与记忆和未来与和平六个方面讲述了二战反思与德国记忆文化建构的独特路径。


首先,孟虹老师指出二战的性质是政治暴力与强权政治作用下爆发的世界大战。希特勒在战争爆发之前已经开始对原来的国家体制进行调整,推进建立独裁体制,1936年后逐步向军备、战备和建立纯正的日耳曼民族发展。在战前希特勒已经开始重新恢复和创建大日耳曼帝国,例如萨尔地区的回归、莱茵地区的收复、与奥地利的合并和苏台德地区的收复。随后孟虹教授从民主制度的缺陷、人类固有的集体劣根性、德国的民族特性三个角度分析了德国从一个19世纪末再度崛起的国家变成一个独裁统治的国家的原因。同时,孟虹教授从伦理角度思考了“正义战争”的内涵。孟虹教授讲到:一般认为战争可以是合理的,但战争是否合法仍需要思考;一旦参战的一方被认为合法,则另一方就会被绝对的妖魔化和非人化。通常,战争必须遵守“适度原则”和“区别对待原则”两个基本原则。

随后,孟虹老师谈到德国对二战反思的基础是民主政体的重建与政治文化的改革。联邦德国建立后颁行的《基本法》突出了国家对人权的保护,用“议会内阁制”取代了原总统二元制,实际掌权人联邦总理由联邦议会选举产生,对联邦议会负责并受其监督和问责。《基本法》规定德国恢复联邦制,赋予各州更多的自治权,联邦参议院在联邦层面代表各州利益。同时《基本法》明确规定禁止对外侵略和对内实行法西斯专政,联邦宪法法院负责诠释《基本法》和裁定其应用是否合法。由此,联邦德国政治文化完成了由“依附型”向“参与型”的转变。

孟虹老师讲到,德国二战反思历程受到多元化冲击,反思内容持续深化拓展。在学术研究方面,历史学的实证研究和历史修复主义、政治史方面对强权政治和政治暴力的研究、国际关系史方面的研究和社会文化学领域在社会记忆与集体认同、记忆场所、文化记忆与交际记忆方面的研究深刻地影响了德国对二战反思的路径。德国反思的核心内容在初期主要针对纳粹主义和独裁统治政权、军国主义和侵略战争,后来逐步扩展到抵抗运动和轰炸战争、种族主义和对犹太人的屠杀、战后德国人的遭驱逐与逃亡、二战的帮凶和傀儡政府等方面。总体来说,反思推动力的来源与趋向主要经历了由外向内、自下而上、由西向东、由点及面的过程。

接着,孟虹老师讲述了德国罪责追究的无期限性与责任承担和损失弥补方面的内容。如何看待二战的罪责和责任,一直是德国乃至世界不断争论的问题。联邦德国每一届政府上台后都面临如何认知历史的挑战。迄今德国承担罪责与责任的措施主要分为三个方面:将对于罪犯的追责审判期限从最初20年延长至30年,后又延长至无期限;不断对受到二战迫害的犹太人、强制劳工及本国的精神病患者等进行赔款;按照波茨坦会议承认重新划分的疆界。从这一角度,我们看出德国人既是二战的“肇事者”、“施害者”和“帮凶”,同时也是二战的“受害者”和独裁统治的“牺牲品”。




    在遗忘与记忆部分,孟虹老师指出二战的记忆文化在21世纪不只限于德国,而是变得欧洲化和全球化。2000年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国际大屠杀论坛会议有45个国家参与,中国关于德国的研究也在不断深入。如今记忆文化的构建主要为面向未来的积极的和平历史政策和加强历史政治教育,例如战后设立的全国政治教育中心积极开展学术与公共教育相结合的全民普及教育、发展“辩论文化”等。此外,记忆文化的建构还向机构化发展,例如设立博物馆、纪念碑和(双边)基金会。


最后,孟虹老师面向未来思考了德国推动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可持续性和平发展的责任和挑战。统一后的德国面临全球化发展、欧洲一体化和东德的重建与东西德的融合等挑战。在新冠疫情的新形势下,德国基于自己的历史经验,所担负的责任非常大。德国在20207月至12月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将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意义十分重要。

讲座结束时,孟虹老师总结了德国二战历史反思的经验,核心是维护和捍卫民主与法治、人权和平等性。德国对于历史认知有决然的肯定性,认为整个国家乃至世界都需要以史为鉴。而对于历史的反思也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根据现实的发展进行重新建构。德国始终牢记作为建构大国肩负的和平使命,在全球治理方面和推进和平发展方面,未来中德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在提问环节中,同学们热情高涨,与孟虹老师讨论了“在德国记忆文化的研究中是否存在对德国的污名化”、“德国与日本记忆历史的对比”等问题。本次讲座中,孟虹老师层层递进、逻辑清晰地讲述了和平统一后的德国在文化记忆理念的基础上,如何推进记忆文化的建构、重塑国家形象、赢得国际认同。同学们在此次讲座中进一步理解了德国对二战的反思和记忆文化建构的独特路径,受益匪浅。讲座在与会师生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返回原图
/